古今中外寂寞无人见,深感些许寂寞

不知是寂寞先包围了我,

 

还是我先撞见了寂寞。

图片 1

只知是寂寞先打败了我,

今天清晨,时间相对宽裕,并不着急赶公交,便自北而南,悠然穿过广场,期间经过玩轮滑的大叔、跳广场舞的大婶、练太极的老爷子、咕咕乱叫的群鸽……来到公交车站,时间尚早,便掏出随身携带的袖珍版《宋词三百首》翻看了起来。恰巧翻到苏轼的几首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水调歌头》;“春色三分,二分流水,一分尘土”,虽然熟悉,却已然不能完整地诵读出整首《水龙吟》了;待读到“明月如霜,好风如水”的《永遇乐》时,却被“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这句词所阻隔,确切的说是被“寂寞无人见”这五个字所阻隔,无法继续往下诵读,只“自古寂寞无人见”、“寂寞不能教人见”这样的念头盘桓脑海,无法抹去。

而我却屈服于了寂寞。

   
遂又想起东坡那首写寂寞的名篇:“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捡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确然,寂寞是无法昭告他人的,无法呈现给旁人观摩,一个人也好,一群人也好,寂寞无法分享,亦无可诉说,因为寂寞一旦宣之于口,便流于虚浮;一旦呈现人前,便面目全非。

无法改变的执着,

 寂寞是种脆弱的情绪,经不起窥探与泄露,一旦有人走近,便仓皇逃个无影无踪;寂寞又是种坚韧的感觉,不知何时又仿佛随时会将你击中,让你猝不及防、深陷其中;寂寞是文人的灵感源泉,多少佳篇名作皆由寂寞中来,懂得寂寞、品味寂寞、享受寂寞,是诗人的幸事;寂寞却是我等庸人的烦扰,有人湮入欢场逃避寂寞,有人跳入喧嚣排遣寂寞,也有人给空虚无聊穿上寂寞的外衣,给自己放纵的理由,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配着无法实现的如果,

 寂寞的人多半嗜酒,借饮酒来浇灭胸中块垒,忘却世事纷扰;而嗜酒的人却未必能解寂寞之真味。

构成了一个倒霉的自我。

 寂寞又仿佛迟暮的美人、末路的英雄,不许世人看到它的真面目,只留给我们一抹怅惘的身影。

为何又见你在躲,

 寂寞有共同的名称,却无法相通:甲之寂寞不同于乙之寂寞,彼人的寂寞在此人眼里或许只是小题大做、无病呻吟。每个人都有寂寞的时候,都有寂寞的心绪,却无法相互交融沟通。寂寞是个体的经验,却又能引起他人的共鸣:古人的寂寞化为诗篇,总是能引起今人的激赏;异国他乡的诗人的寂寞化为文字,也总是能换来我们的理解。原来寂寞的沟通媒介,是遥远的时空距离。离得太近,反而无法理解。

就像我有着许多过错,

 说了这么多,却越来越不知寂寞为何物,只觉得心底的寂寞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可是生命那么漫长,总有些时刻,会让你品味寂寞的滋味,也总有些时刻,要寂寞的度过。

能否别在那无聊地逃脱。

虽然我有很多困惑,

但也不会因此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