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北疆行

白鹿旅馆(White Hart Inn)¥616起立即预订>

2006-9-21 禾木 —— 布尔津 多云

展开更多酒店

可能是前一天徒步的缘故,二人睡了个好觉,一早醒来天已蒙蒙亮。LP还在偷偷乐着是不是已经倒好了时差。我一踏出房间,在院子里就惊呆了,看见村外的的山头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足有二,三百人。一问老板才知都是拍日出的。这时的阳光也已经普照到院子的每个角落,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夺门而出,一到村口,就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弄晕了,大多数人已经三三两两的折回,可想而知我们来晚了,仍不死心的一定要登上高处远眺村落。踏上那刚修葺一新的木头台阶,夜晚结起的薄冰也已经在人们的脚步中开始融化,我的心一沉,直呼郁闷。果然山头摄影家已经全部撤离,就剩下拿着傻瓜数码相机的普通游客和一个拍影视的摄制组。这时看村的全景还是非常漂亮,炊烟,小木屋,村前的小河,远处的雪山,日出时一定更有一种朦胧的美。想想怎么会起这么晚,真是不停的自责。LP安慰我。说回去好好PS一下就可以了,静下心来开始我们所谓的创作。一阵忙活之后,我们也开始下山,这时陆陆续续又上来的是纯游客,他们只为观景,只有摄影师们才会不辞辛苦地的知道什么时候的景色最美,在什么时候选择最佳光线感,的确一张优秀的照片是一切因素的组合。

发表于 2007-07-15 00:51

2006-9-22 布尔津 —— 五彩城 —— 乌鲁木齐 多云

早上醒来,天已经亮了,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疆的起居时间,不敢赖床,因为9点和那帮“驴伴”约好在小白鹿大厅等车,再说我还要尝一下网上所传说的俄罗斯早餐中的小点心。另两间中的房客显然是因为昨天累了,都没有起来,当我们离开的时候选择的静悄悄的走,生怕吵醒了他们。

小白鹿的大厅一转眼就变成了餐厅,已经有早起的驴友开始用餐,10元/人,不贵但也不便宜,为了尝个新鲜,我忙迭地叫了两份。它是套餐制:鸡蛋/只、面包片/2片、花式小饼干/3块、果酱/3碟(蜂蜜、草霉、豆类三中口味)、酱菜/2碟、粥/一碗。一尝味道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味,和城市里的西点比起来差远了,但是和新疆的早餐比起来就精致上万倍了。据说都是老板娘亲手做的小西点,我也终于看到传说中的老板娘,有一头红发,长了一张具有俄罗斯和新疆特色的脸,显然光凭看我是怎么也确定不了她的籍贯,说着不很地道的中国话,很生硬,这让我相信可能她真的是俄罗斯人,会做这俄罗斯小点心,但是我怎么也不相信老板娘有这精力做这么多人的早餐,特别是在西点如此发达的现在,满大街随处都可以买到。我和LP坐在餐厅的一角,由于时间尚早,我们就慢慢的品尝这味道一般的早餐,观察所有来吃早餐的驴友。终于发现了一对上海夫妻,显然看上去就比我们有钱,一听我们是上海口音主动与我们搭话,原来他们包了辆JEEP,一路从乌鲁木齐来,准备去喀那斯,JEEP包车费750/天,他们也不愿意搭其他人,所以一路走来就夫妻两个,有钱人啊。在这能遇到同乡人已经算不容易了。我们的“驴伴”准时出现在餐厅,告诉我们司机昨天半夜来电话将时间推迟了半小时,我们只好开始傻等,这时小白鹿的早餐生意好的出奇,几乎满座,我们不得不让出我们的位置,看着别人吃的津津有味,我开始怀疑我们的味觉是不是被连日来的新疆伴面所侵蚀了。

车比约定的时间又晚了15分钟,而且依维克变成了金杯,我们提出了异议,但司机很不以为然,随便我们,不去拉倒,这时也没有其他车让我们选择,只能上车走人。

我们一行八人终于在10:30出发了,比预定的时间晚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据理力争也使我们筋疲力尽,上车后开始全部睡觉。一觉醒来,车子已经沿着戈壁滩的公路开了许久,向窗外望去,没有景色,只有茫茫戈壁滩,连当地毡房也少上加少,东线与西线比起来,荒凉的让人无法想象,毕竟西线一路过来有城镇,有百里大油田,而东线除了戈壁还是戈壁,连水源也是那么茫茫然也。金杯一路奔驰在公路上,由于东线饶着沙漠外围,要比西线多上好多公里,司机也就猛踩油门,一路机械化的飞奔。途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野生动物保护区,沿着公路偶尔会出现野马和马鹿,但是飞驰过来的我们很快惊吓到他们,一溜烟的功夫不见了踪影。野马很漂亮,和家马一眼看上去就有质的不同,毛发的颜色几乎和戈壁滩同色,四肢极为健壮,跑起来英姿飒爽。马鹿更是可爱,长了鹿的角马的身体,屁股有白色一片,相貌极为可爱,跑起来速度也很快。飞驰的车因为这些珍贵动物而放慢了速度,我们欣赏之余不免感叹,幻想着五彩城会给我们带来怎么样的神奇?

我们的司机也没有去过五彩城,下午四点终于看到了公路上五彩湾的指示牌,一阵高兴后却怎么也找不到五彩城的风景区,我们开始在公路上游荡却怎么也找不到问路的人,好不容易多开了十几公里看到了加油站,得到了让我们郁闷万分的答案。原来五彩城不象地图上所标识的那样在五彩湾,而且在火焦山附近,并沿着戈壁滩的土路向沙漠腹地内38公里,我们当场郁闷的不行,因为有人还想赶乌鲁木齐晚上9点的火车,这样的路程让我们无法想象我们几点能到乌鲁木齐,司机更是大为光火,表示倒退20公里再加上来回38公里一共要100多公里,他无法再开,而且一再申明是我们没有把路线说清查。大家在加油站争执起来,我们车上是两个北京人,三个广东人,一个武汉人,两个上海人,新疆的司机只有两个人,显然用汉语争辩不是他们强项,他们一撒手说不开了,给了我们两条路,要么回乌鲁木齐,要么加钱,没办法,只能再加500元,司机爽快的上路了。

沿着火焦山进去的土路是一个零零星星的大油田,没有工厂,更没有人,开几公里只能看到零零星星的挖油机,好不容易看到油田公司的工作人员,忙上去打听五彩城的具体位置,得到一个可怕的答复——五彩城很难找,没有路牌,只有最原始的找路方式,即在戈壁的灌木丛中扎上红巾指路,沿着红巾方向开就能找到五彩城。那位工作人员临了不忘吓我们一下,在这里迷路是常有的事情,曾经一辆JEEP在这里开了一晚上都没有开出去,这些话让我们冒了一身冷汗,但是还是觉得一定要深入沙漠腹地看个究竟。戈壁滩上的土路是一阵狂颠,沙尘扬起,很快在车里弥漫起来,几乎模糊了我们的视线。LP赶忙将帽子带好,用领子捂住口鼻,这大概就象北京的沙尘暴吧。在开了近20公里后我们发现了一辆陷在沙堆里的依维克,无法动弹,司机象见了救星一样,一再嘱咐我们进去后找人来帮他们拖车,他们的同伴在里面,我们记下了他的车号,生怕我们也会遇到这样的结局,而且我们没有另外的同伴,到时候谁来救我们?车子一路颠簸继续挺进,终于在六点前到达了五彩城,几个小时以来我们都没见人影,一下子在景区门口看到一辆辆的包车,顿时每个人都兴奋起来。六点的太阳已经没有很大的威慑力,云层过来,偶尔会泛出柔柔的颜色,我们八个人都属于摄影业余级中的爱好者,个个不是D50就是D70,因此大家暗自商量进去后不出来,等太阳落山以后再出来,这样可以多拍点黄昏照片,我们把司机远远的撇在外面,五彩城很大,围了层很简单的铁丝线方圆估计有十几公里,咋一看壮观的无法形容,传说中魔鬼城名不虚传,但是五彩城要比那更壮观,每座山体都会一层层的显现出不同的颜色。我们开始分头徒步进城,攀爬到一个又一个高高的山头,欣赏着忽而灿烂忽而阴郁的五彩城。每个山头或多或少的站满了竖起三角架的摄影师,每个人都极有忍耐力的等着日落的那刻。我由于有恐高症,对高的山头只能望而却步,LP笑我真没用。观察了一番,上了个人少的小山头,伺机等候日落。站在山头看远处的风景真是另一番滋味,夕阳下的五彩城有一股尘封的历史沧桑感。日落时分大家不停的按动快门。很快太阳就没了踪影,我们飞快的归队。司机明显等的有点不太高兴,LP拿出葡萄和零食孝敬他,不一会他就和我们有说有笑的了。天空很快阴暗下来,司机催促我们快点上路,我们也在兴奋之余开始担心回程是否会迷路,车子飞快的往外赶着,没开多远,又看见一辆陷在沙里的轿车,司机二话没说立马下车帮他牵引,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JEEP陷的很深,我们开始担心起来,生怕黑夜降临前我们也被陷在这里,好在司机看看没有希望只能作罢,回到车上司机说那车今晚只能在这过夜,想想手机信号也没有,真为他们担心。这时候的天已经暗下很多,在城市里从不留意那一刹那黑夜的感觉,然而在这追逐那白天到黑夜的感觉是如此的刺激。我们车边开过一辆JEEP,大家顿时指挥司机紧紧跟住,以免我们在黑暗的戈壁里迷路没有方向,司机的一路奔驰使车内弥漫着呛人的沙尘,广州“驴伴”忽然惊叫她有一叠口罩,于是乎每人一个,全车的人带好后,我还把冲锋衣的帽子带上,大叫司机回头看,着实吓了司机一大跳,笑得我们人仰马翻。在JEEP的带领下,我们紧紧跟着很快出了沙漠,绕上了公路,从沙漠的腹地归来,LP说她开始缅怀起所敬仰的人——余纯顺,他是如何在罗布泊徒步?又如何抗拒一个人的孤独?1996年到现在已经十年了,他离开我们已经十个年头了,我没有时间和能力去罗布泊追寻他的脚印,但是LP说一定会去的,为的是感受沙漠里的极限。

不久看见加油站附近的小吃店让我们开心了起来,为了感谢司机的精湛驾驶技术,我们请司机饱食了一顿,大家都很满足,因为庆幸我们已经安全到达了公路,离乌鲁木齐还是很远,但是信心又回来了很多,好歹公路永远是平坦的。黑夜里,金杯一路驰骋,吃的饱饱的我开始昏昏欲睡,没想到一觉醒来,我们已经到达了乌鲁木齐,这时是半夜1:30。

子夜的乌鲁木齐大街上还是人很多,五一街上小贩已基本收摊,但是大街上依旧灯火通明,全然没有子夜的味道。司机带着我们到处找住宿,乌鲁木齐的宾馆没有因为我们是半夜2:00以后入住给予我们任何优惠,我们只能付上全价住上那么短短一夜。本打算和两个广东人去库尔勒的计划也在这长长的戈壁滩中化为了泡影,对于明天我们去哪?我一下子没有了方向,还有两天时间,看似很长,但是计划中的行程已基本完成。明天,只能等明天再说吧!

图片 1(布尔津赫赫有名的小白鹿旅馆)

图片 2(去五彩城途中在沙漠里看到的野马)

图片 3

下山后,我们跟随着很多专业人士拍摄小桥、流水、白桦林,在那我找到了我们的同伴,他们一听我们的起床时间就直呼我们怎么的不敬业,而他们六点已经抢占了最佳位置等待拍摄日出,自然拿起相机在我们面前来回的炫耀,看得我是就想再住一晚,等待明天的日出。我们坐在石头上开始聊天,脚下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黄树叶,仿如一张厚实柔软的地毯,一脚踩在上面会发出“咔咔”的声音,很是诗情画意。他们仍象我预料中一样超级节省的搭运货车来的,而河北人则包了匹黑马骑过来。他们的行为让我直呼离开他们我们又开始变得“腐败”。团长拍完日出,很心满意足的准备下午回布尔津,但是对于我们提出的一路同行似乎有些为难,因为他们的小货车只能坐下四人,而我们无疑坐不下了,因此我们也很识趣的决定自己回布尔津,直觉告诉我,我们的团队即将解散,因为离回家的日子越来越逼近了。

我们开始到另一个山头转悠,这山主要是通公路的,在那我们有很多村落,我们可以打听到回布尔津的车,班车也有,是过路车,一般下午三点到,要等客满才发车,一般都要等到五点,回到布尔津天已经黑下来了,票价为30元/人,这种班车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是这么坐的,于是决定包车回去。

回到旅舍,已经快要一点,由于早饭吃的晚,一点也没有胃口吃午饭,而院子里已经放上了好几张桌子让人就餐,想想在温暖的太阳底下美美的饱食一顿,是多么舒服的一件事啊!此时青年旅舍又迎来了三三两两的背包客,这意味着老板又要开始接待新的一批驴友,这个迷人的季节禾木人丁兴旺的迎来一批又一批年轻的背包客。怀着一丝留念,我按照老板所指示的方向,向村口公路挺进,那里有个无牌小站,所有的背包客包括拼车客都会在那里聚集谈价。到那两点还没有到,时间尚早,只聚集了几个要拉客的车夫,我和LP就近挑了块大石头一屁股坐下,等待司机主动搭话,果然不出所料,五分钟不到就有司机上来询问,看到他车内已经坐了两位,就知道司机等二人就出发。40元/人的价格也非常合理。

车上是两位女性,一个明显是当地人,和司机很熟。而另一个是独自在外的女背包客,她似乎很累,不太愿意搭理我们,自然我和LP安安静静的坐在车上欣赏窗外风景。回布尔津的公路与徒步路线显然有天壤之别,公路在山与山之间盘旋,显然就已经破坏了原始,沿途的公路更无法看到牛羊成群的景象。我开始越来越庆幸我走过了中国十大经典路线的禾木,也越来越怀念昨天所看到的美景。普桑在三个多小时后进入了布尔津市区,司机很熟练的将车开到了汽车站,那位女背包客独自下车,我们则没有方向感的向司机打听网上介绍的非常有名的小旅馆小白鹿的地址,司机一说小白鹿,立马表示认识,并很爽快的主动将我们免费送去,这让我一下子觉得当地司机真的不错,并不是只向钱看,还是颇尽地主之宜。

布尔津的市区很小,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小白鹿,旅店老板向我们表示所有房间已经客满,这让我对它的名气之大不得不佩服起来,但是老板颇有生意之道,向我们推荐附近的居民小区,三房一厅,是老板借下来作为旅馆按照三个标准间再租赁,每间60元,我们欣然应允。老板陪我们去看,那是一个标准的新疆新建设的小区,有两排楼,多层。一进房间很简单的家具,没有家电,客厅只有一张三人沙发和茶几,老板由于没有人入驻,很慷慨的由我们来选择房间,要下了老板打开的第一间房,老板也向我们暗示,晚上很可能会有新房客进来。

布尔津的五彩滩和夜市非常出名,五彩滩据说一定要看日落才漂亮,洗完澡离黄昏的时间还很早,我们就去小白鹿的大厅打探明后天的同行者。果然名不虚传,大厅墙上挂着硕大的白板,密密麻麻的写着行程方向及联系方式,有找人搭车的,有多余座位愿意被人搭的,更有长时间在外“飘”找伴的,形形色色的令我目不暇接。我们的方向是回乌鲁木齐,但是由于来时是走西线公路,很想回去走东线公路,那里还有个著名的五彩城,在沙漠里。东线没有班车,因此只能包车去,因此我们只能找伴。在那密密麻麻的字体中,我们始终找不到和我们合拍又合时间的“驴伴”,不免一阵失望,决定从游览五彩滩回来后再做决定。

找了辆TAXI,
50元/来回五彩滩,车开了没有半小时来到了景区。进入景区,日落将至,游客比我想象中多的多,人声鼎沸,喧闹不堪,简直没有了氛围。再看看最佳拍照点的三层塔楼,更是不可想象的长枪短炮,我们的三角架怎么也无法见缝插针似的占有一席之地,我和LP只能二层三层的来回跑,寻找插针的机会。黄昏的景色在我们的忙碌中慢慢消退,而五彩滩也没有留给我们那种可以相象的空间,可能由于游客的众多填补了这种想象的空间,它变得那么单一,那么没有层次感及震撼感。我很机械化的等到了日落,然后趁着天色未晚匆匆浏览了一圈,没有留下感觉,更没有留下值得回味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