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最后的疯狂

图片 1

“女大不中留,留了结冤仇”、

图片 2

我所看到的美剧,男生或者女性在结婚前,都会开一个单身告别派对,这派对上的特色一般就是参加派对的人都是单一性别。如果男士开单身告别会,那么只邀请男性参加,除了被请来跳舞的脱衣舞娘以外。那么女性的单身告别派对也一样,也会请一个stripper过来大玩Cosplay,但是她们也只是教这些男脱衣舞者为stripper。

图片 3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木大傲栋梁,女大做填房”

图片 4

前两天看到一个公众号,文章主要内容是说一些称谓上的缺失。英文中的mistress
表示“情妇”,但是并没有对等的“男朋友”。同样的例子还有,bitch,如果我们想要用这个词来骂男性,显然是不合适的,那么你的语文肯定没学好。你应该使用“son
of bitch”。此外,英语中还有”call girl
“(应召女郎),stripper(脱衣舞娘)这样的词,但是男性从事词类行业并没有被赋予一个新名称,仿佛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男性从事这样的行业一样。

图片 5

世界那么大,歧视又怎么会只限定在性别当中呢,难道种族、信仰、国别这些歧视不是更多更大吗?写到最后竟有点悲观了。因为我也实在想不出来,对于这些歧视,特别是“性别歧视”我们能做什么?

图片 6

歧视,我们从字面上看,意思就是以不一样的眼光看待。那么如果您是的确承认或者认为本来在构造、心理等方面男女有别的话,那么男女有别就是个常态。我们不能说不一样就是歧视。我以为,歧视,除了用不一样眼光对待以外,还需要加一个条件才能成立,就是使被看待的对方的受到了利益或者心理上的伤害。

Dina
Litovsky,出生于乌克兰,现于纽约工作的摄影师,其纪实摄影作品获奖无数,这辑名叫《Bachelorette》的照片更引起大量关注,说到底,人们还是极之好奇,女性们的“疯狂”可以到什么地步?

三、语言中对女性的”物化“

图片 7

“姦”
。《说文》中说道:“姦,私也。从三女。”这个字在现代汉语中并不通用,但相当于“奸”,用三个“女”字叠加而表示,无疑体现了一种对女性的高度歧视与偏见。

各位已婚的读者,你是怎样结束最后的单身日子?又或者未婚的你,又準备如何迎接结婚之期?有些人认为“婚后不玩,所以最后的单身派对一定要玩到够!”往往这也是男性们一个传说中的最后刺激
(主要是关于性和酒方面啦)。然而,“bachelorette
party”,一个属于新娘子的单身派对,也在这个年头悄悄冒起,好像在说,女性同样拥有自己的性主权,婚姻并不只是对於男性的约束。这种反叛的派对,是另一种意义的性别平等。

如果说殷商时代的女性地位较低,常常呈现一个被压迫的形象,那么经过千百年来发展,文明、汉字、经济一同发展,但是女性的地位似乎并未提高。我们从以下字词便能知晓一二。

图片 8

有人说,汉语中的语序和词序也存在对女性的歧视,如“龙凤、雄雌、岳母岳母、爸妈、父母、儿女“等。这的确是个值得研究的现象,但是我以为简单的把它归为对女性的歧视,因为女性地位低。那么,如果调换过来,变成”风龙、母父“难道就不是对男性的歧视吗?男性难道就从来没一个男的觉得”男儿有泪不轻弹”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样的俗语是对他们的歧视吗?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我们知道,甲骨文中“女”字是一个屈膝而跪的形象。

图片 9

前段时间给一中高级美国学生上课,课文内容和性别平等有关,所以在学习的过程中当然会谈到性别歧视的现象,诸如在汉语中有很多关于歧视女性的字、词、惯用语,甚至网络流行语等。

图片 10

图片 11